快三网络平台登录

  • <tr id='IFeIp4'><strong id='IFeIp4'></strong><small id='IFeIp4'></small><button id='IFeIp4'></button><li id='IFeIp4'><noscript id='IFeIp4'><big id='IFeIp4'></big><dt id='IFeIp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FeIp4'><option id='IFeIp4'><table id='IFeIp4'><blockquote id='IFeIp4'><tbody id='IFeIp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FeIp4'></u><kbd id='IFeIp4'><kbd id='IFeIp4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IFeIp4'><strong id='IFeIp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IFeIp4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FeIp4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FeIp4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IFeIp4'><em id='IFeIp4'></em><td id='IFeIp4'><div id='IFeIp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FeIp4'><big id='IFeIp4'><big id='IFeIp4'></big><legend id='IFeIp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IFeIp4'><div id='IFeIp4'><ins id='IFeIp4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IFeIp4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IFeIp4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IFeIp4'><q id='IFeIp4'><noscript id='IFeIp4'></noscript><dt id='IFeIp4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IFeIp4'><i id='IFeIp4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丝瓜视频最新版下载安装

                “夫人,我在边关一切都好,不用担心,你肚子大了,晚上不要一个人睡,让丫鬟们时刻守着,腿抽筋了就让她们揉揉,听说多喝点骨头汤能缓解抽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很难想想威远候那么严肃冷酷的一个人竟然会写出这样絮叨叨的话,钟岚看着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最近京城可能会出现一些流言,你不要信这些,安安心心待在府里安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看到信的最后,钟岚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,是边关出现了什么事吗?

                “夫人,怎么了?”叶秋敏锐的察觉到不对,开口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信上说最近京城可能会有一些关于侯府的流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侯爷可让你安心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说了,我还是有些担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奴婢觉得夫人还是不要想太多为好,侯爷深受陛下器重,说不定会有人眼红,您和您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就是侯爷最重要的人,您要是出了什么事,侯爷才是该不知道怎么办。”叶秋一边分析一边劝道。

                钟岚听完果然安下了心,没错,她现在如果出问题才是对侯爷最大的打击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姐,好消息!”这时杨春从外面走进来,一脸的喜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好消息这么高兴?”沈冬笑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清丽短发少女户外旅行写真

                “是大公子,大公子他中了会试第六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真的吗?”钟岚开心的站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真的,报喜的人都已经去钟府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真是老天保佑。”钟岚喜极而泣,他大哥这下再也不会被那些人拿捏住了,会试第六名,等殿试的时候怎么也不会落到三甲去,他大哥今年才十九,说亲也有资本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说第六名?”钟怀文听到这个消息还不敢置信,瞪大了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,小的在这里恭喜钟老爷钟少爷了。”报喜的人一脸喜气洋洋。

                钟怀文还没回过神来,还是钟珏示意自己的书童给报喜的人塞了一个红封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会是第六名呢?”钟怀文望着钟珏喃喃的说。

                钟珏讽刺的看着他:“怎么,我没落榜你似乎很失望?”

                钟父这下子回过神来了,恼羞成怒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是你父亲,怎么会这样想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怎样想的?”钟珏似笑非笑的瞪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能高中我当然高兴。”钟怀文脸上终于带上了一丝笑意,“如果殿试的时候运气也能这么好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运气?”钟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“你觉得我会试第六名是运气?这也是一个礼部侍郎曾经中过探花的人说出来的话?难不成当年父亲你一路考上来都是运气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胡说!”钟怀文涨红了脸,“当年科考那么困难怎么可能是运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哦,你考试不是运气,我就是了,当年科考难,如今就不难吗?”钟珏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如今没有什么感觉了,“我看父亲是温柔乡待太久脑子都生锈了吧,科考这样的事也能用运气来形容?照这样说的话,三年后二弟如果考过也是运气,考不过就是运气不好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,他还故意瞥了一眼本来想看戏的钟琅,钟琅现在的脸色不大好看,本以为钟珏会考的成绩会很差他才过来的,没成想竟然考了个第六名,自己三年后有把握考中这个名次吗?他不确定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说什么胡话,你二弟成绩那么好,连夫子都称赞过的,他三年后肯定能考的很好。”钟怀文下意识的反驳钟珏。

                钟珏继续笑,眼底一片冰寒:“嗯,没错,他成绩好,以后肯定会比我这个大哥考的更好的,那我就等着瞧了,父亲,我去给母亲烧注香,但愿她保佑我殿试的时候运气还这么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他就疾步走了,不给钟怀文和钟琅一句反驳的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钟怀文此时面色黑红黑红的,既是尴尬又是气恼,他现在也意识过来了,会试那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题目也不会侧重一方面,怎么会存在运气一说呢?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可是钟珏难道就不好好好辩解吗?非要给自己这个当父亲的难看?

                “爹,大哥就是一时在气头上,您不要怪他。”钟琅和平常一样在钟珏气钟怀文之后给钟珏说着好话,只是心里想的是不是和他嘴上说的一样就不知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气头上?都过了会试的人还这么不稳重,将来做官不照样得罪人?”钟怀文仿佛给自己找到了借口,觉得他不重视大儿子果然是正确的,中进士了又怎么样?将来做官肯定走不长远,就怕到时候连累他和小儿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因此他语重心长的对钟琅道:“琅儿,你这三年可要好好做学问,你哥都能考第六名,今后爹就等着你中个状元回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面对钟怀文的殷切希望,钟琅绝对自己嘴角的笑意都快挂不住了,会元?状元?说的这么轻松,自己能考上吗?他不由得觉得自己背上背了一座大山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自己确实要加倍努力了,如果到时比大哥考的还差,爹岂不是会对自己失望透顶?

                “第六名?”此刻在后院的卫姨娘也听到了这个消息,差点掐断了手指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,他运气怎么这么好?”钟茵在一旁愤慨,一副颇为不服的样子,“娘,你说三天后就是殿试了,大哥他会不会考的更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会的。”卫姨娘突然高声道,眼神闪烁了一下,里面闪过一丝阴狠,“他不会有这个机会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钟茵还是第一次见她娘这样,有些愣怔:“娘,你说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卫姨娘失神过后又正常了,脸上带着惯常的柔弱的笑:“没什么,这些事你就别管了,我最近让你整理针线房的账单,整理的怎么样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钟茵撇撇嘴:“娘,那些账单太麻烦了,看得我头晕,我可不可以不看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钟茵吓了一跳,卫姨娘发现自己语气严厉了些,又温柔的劝道,“茵儿,你要知道娘都是为你好,将来做了正房娘子,不会看账怎么行?”